蒋西决的身子伟岸,外面突然劈了一道闪电,光影恰好掠过正中央,将站在门口的男人,完美的脸庞映照得分明。

    “你当我蒋西决的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蒋西决不紧不慢的说道,倒没有多怪她的语气,走了进来,依靠在柜橱旁,随手就拿起了上面摆放的照片,大学的沈之瑶美得清新脱俗。

    “不是在睡觉么?”沈之瑶反应过来,他大概是装睡。

    怎么,在她的面前,蒋西决也需要用装睡来伪装自己?她忘了,这个男人其实比她扮演妻子还会扮演丈夫,装睡自然不在话下。

    是怕激.情过后的尴尬么,她和他之间,似乎总不能你情我愿,你侬我侬。

    蒋西决知道她心中了然,也不慌,淡然的态度,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若是我睡着了,怎么能够听见你和你姐姐的对话。”

    “一百万,呵。”他说着说着,就失笑。

    沈之瑶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就是个要钱不要脸的女人。

    他脸上的神色,终于随着他的脚步,渐渐晦暗阴沉,他总喜欢将她禁锢地无处可逃,现在的状态依旧是。

    沈之瑶的背脊紧贴身后透明的窗户,雨滴击打在窗户上,隔着那玻璃和薄薄的衣服,像是打在她的肌肤。

    这种击打的冲击远不如蒋西决带给她的蛮撞,毁掉着她的每一寸,这种感受,在她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每当他身体将她圈在怀里,而他的影子笼着她的时候,感受便尤为的清晰。

    “是不是下一步,你就肯让出你少夫人的头衔给沈之琳?”蒋西决薄唇成了一条线,似笑非笑,更是令人感到寒凉,“你爱我吗?”

    沈之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爱他,那他呢,若是听到她还爱他,一定会成为他羞辱自己的资本。

    女人的迟疑,男人看在眼里,他骨节分明的食指,轻轻点在她的鼻尖上,动作细微又宠溺,话却冷若冰霜:“不管你爱不爱,幸好我都不爱你,不然要被你们两姐妹耍的团团转了,代嫁这种耍人的把戏,同类似的,我不会在让它发生第二次。”

    “我想,我们都回去小时候,也证明回不去以前的感情,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之间剩下的都是陌生,还有折磨。”沈之瑶面色同样平静,佯装出来的神情不必真正带着淡漠神情的蒋西决差。

    幸好,她也没有说出还爱他,看,还没有回答,他的话就这么伤人。

    他替她一小撮一小撮地将长发别到耳后,最后手指还有意无意地划过她耳垂,温吞的声音来得一点都不现实:“所以,我们不是借着度蜜月的日子,培养培养感情么。”

    沈之瑶抓住了蒋西决的手,她看着他从淡漠转变成温和的笑脸,只觉得瘆的慌:“可我怎么有预感,我们之间会因为度蜜月越来越糟糕。”

    蒋西决没有回答她,亲昵的吻落下,挨着她的颈脖,犹如在为她愈合伤口,他第一次动作如此之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