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的话,震惊了在场大片的人。

    但没有人打断老者的话,老者也接着讲述道:“现在,贤阳学院资质考核大赛,由此开始,所有贤阳学院学子陆续进入考核通道。”

    老者说完在场众人也只好无奈的进入了考核通道。

    待一大片一大片的人都走进了考核通道,人影渐渐的越来越稀少,陈肴也才迈开了步子。

    走进了通道,仿佛间是时光穿梭一般的感觉。

    身体被不断的撵挤,旋转,打压着。

    片刻之后,一阵清风吹过陈肴的身子,陈肴的眼睛才缓缓睁开。

    “着陆了。”

    陈肴喃喃自语了一句。

    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陈肴并不知道到这里是要来干嘛。

    这考核究竟考的是什么?

    上一次陈肴来参加考核的时候,也就眼睛一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待陈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得知自己是资质考核倒数第一。

    对此,陈肴对于这资质考核是一无所知。

    站在沙漠上,看着太阳斜视着大地的方向,隐隐约约间,陈肴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背对着太阳,正缓缓的朝着陈肴的方向走来。

    “咦?”

    初次见人,陈肴的心神猛然一绷。

    片刻后,那道人影越来越大,大到陈肴可以依稀间看清楚那道人影的脸。

    是那么的熟悉且陌生。

    “那不是我的脸吗?”

    陈肴这么想到。

    事实上,那确实是和陈肴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容。

    “陈肴,我就是你的对手。”

    只听那人对着陈肴缓缓说道,语气中充满了狂妄不羁。

    似乎并没有把陈肴放在眼里。

    陈肴对此并没有产生其他的想法。

    眼神如鹰,下盘紧扎地面,一息过后,陈肴一跃而起,不做任何停留的对那人发起了攻击。

    拳锋如狼,脚如豹,快速的位移着。

    那少年看到陈肴的攻击,也是没有退缩之意。

    就在陈肴的拳锋离少年仅一尺之遥之际,少年猛然爆发,一拳轰出,于陈肴来了个拳对拳。

    真元流在这一瞬间爆开来,肆意的吹打着周围的黄沙,顿时沙布四周。

    仅此一击,便有如此之威,并且还只是一个炼肉境一重的武者打出来的,这等实力,恐怕也只有陈肴能拥有了。

    风沙蔓延于久,陈肴猛然换姿,横脚一扫,势欲将少年打垮。

    而少年不光长相于陈肴一模一样,就连体内招式,真元强弱,都是如出一辙,不一样的,也只有少年的思维。

    就在这一刻,少年猛然将身子撤开,身子向后猛然一空翻,与此同时,少年右脚发力,将陈肴本欲扫向自己的那一脚,直落落的来了一击交锋。

    这一击由于被少年打乱了时机,所以陈肴算是吃了一记亏。

    向后退了三米,从新定位了一番那名少年,甚至,那名少年比陈肴更要精明。

    难道说,这少年的脑子比陈肴要聪明?

    或许还真有这种可能。

    一样的真元强度,一样的攻击力道,一样的身躯,一样的神识,而少年却是能比陈肴更为清楚的知道陈肴战斗中的弱点,支架点,往往能听过这些,取胜于陈肴。

    所以,这少年确实是比陈肴要聪明点。

    面对这样的敌人,陈肴内心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是由来的感觉到了惊喜和意外。

    思想后于人,就该有取之于人,超于人的思想打算。

    与此同时,少年也不想耽搁太久,嘴角咧开一抹银牙,狂妄,残忍的笑容,绽放在他的脸上。

    他右手成爪,一跃,便可直驱空间距离,来到陈肴上方。

    一爪拍下,速度之快,让陈肴措不及防。

    紧急之下,陈肴身子往后一倾,右手于身子同步打向少年拍来的爪。

    真元流也在这一瞬间凝聚,只听“砰”的一声敲击声。

    少年飞来的爪瞬间给本就是借着地势而发动的进攻打了个歪弧度。

    陈肴也在这一瞬间,将身子在空中倾斜的弧度旋转到最大。

    三百六十度的旋转,旋转在一半的同时,陈肴的右脚蓄力而发。

    真元流瞬间凝聚右脚,一脚挥出,打的少年在空中是猝不及防。

    少年双手盘复胸口处,迎接这那一脚。

    “砰”

    又是一声爆响。

    拳脚相交的声音。

    少年在空中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一飞就是十米之遥。

    旋转受阻的陈肴,双手一拍地面,身子借力一跃而起。

    便站稳在了地面。

    远处的少年,眼神之中冒着凶狠的火焰,似乎有种想靠眼神就要杀了陈肴的冲动了。

    少年的不甘,少年的自傲,一跃而起,冲破了少年原有的理智,似乎这就是这场考核的规则。

    少年不敌,所以会狂暴,这似乎是规矩如此一般。

    “啊!”

    少年嘶声力竭的咆哮着,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双手成拳,便要飞扑向陈肴。

    陈肴到是觉得,这人越是心急,便越是乱不成章。

    见少年飞扑过来,陈肴面容冷静,体内真元丝丝缕缕的流漏到掌心处。

    形成了一个小型真元球。

    就在少年咫尺之间便要轰击在陈肴面门上的时候,陈肴猛然拍出右手。

    手心处的真元球也在这一刻犹如破了的气球一般,爆炸开来。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音响起,就在于陈肴近在咫尺的距离。

    然而,爆炸开来的真元流却没有消散,而是犹如盘蛇一般,在空间中四处摇摆,散而又聚。

    在空间中打了个回旋后,便又推向了少年的身躯。

    少年见此一幕,眼睛瞪的老大。

    满满的是不敢相信。

    不过却并没有逼他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少年左手手心处瞬间凝聚一团真元球,手掌一挥,真元球便直落落的砸在黄沙之上。

    顿时,风沙蔓延,每一粒黄沙之上,都有凝聚着少年的真元。

    使得原本并不罡强的黄沙在这一刻变得强而有力。

    陈肴见此一幕,嘴角略过一丝邪气的笑容。

    在陈肴看来,那些原本弱不禁风的黄沙,被这少年这么一搞,倒是成了陈肴脚下的垫脚石了。

    此时,陈肴全身凝聚真元,就在黄沙即将打在陈肴身上的大一瞬间,真元爆发,一涌而出。

    以此借力,一跃而起,九丈之高。

    右手手心瞬间凝聚真元球,再度飞向少年。

    少年见此一幕,也被打出了火气,再次出手,想于陈肴来个拳对拳。

    就在即将碰撞的瞬间,陈肴捏爆了手心处的真元流。

    真元流因此四射开来。

    少年一拳直扑过来,陈肴脚尖一踩,踏在一粒黄沙之上,借力向前冲刺。

    而刚才陈肴捏爆了的真元球,此时更是如同一张大网一般,被少年的拳头打中,便紧紧的缠住了少年的右手。

    而陈肴此时也已经成功的饶了个道,来到了少年的身后。

    “啊!”

    陈肴嘶声力竭的咆哮了一声,爆发了体内的所有真元和精力。

    灌注在了右手之上。

    一拳挥出,只听似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少年的脊背,变在这一刻很不可思议的弯曲成皎月般的形状了。

    “啊!”

    少年也在这一刻犹如被杀的豪猪一般,惨叫起来。

    陈肴虽然也想再补一刀。

    但身体告诉陈肴,此时已经完全撑不起在来一击了。

    经过长时间的战斗,仅仅只是炼肉一重的陈肴,此时已经是有风吹倒的趋势了。

    “扑通。”

    少年倒在了地上。

    在地上一直抽搐着。

    嘴角,脊背,都流出了大片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