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只感觉眼角通红一片,一股灼热袭来,下意识的用身后挡住,轻微适应后,透过指隙,看着眼前的火红世界,满脸震撼。

    出现再他面前的,是一个火焰世界,血色世界,入眼之处,火红的岩浆,在其中缓缓的流淌,偶尔有着巨大的气泡从岩浆之中浮现而去,不过片刻之后,随着一道轻微的声响,嘭的一声,爆裂开来,炽热的岩浆从中暴射而出,犹如一个火红烟花一般的绚丽。

    望着那不见边际的岩浆世界,在震撼之余,苏黎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可就在这时,岩浆翻滚间,一条由黄绳连接的巨大绳桥自岩浆中显露出来,隐隐绰绰,看不见尽头。

    随着黄绳桥的出现,岩浆周边剧烈的翻卷,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并且夹杂着一声声哀嚎声不断传来,宛如到了黄泉。

    血海中,哭叫声,惨叫声不断,如同魔音一般,更有黄泉死气扑鼻而来,让的苏黎心烦意乱,满头大汗。

    岩浆的灼热,血海的腥气,冤魂的哭叫,黄泉的死寂,这一切的一切,简直是要将人拉入九幽之中。

    苏黎呼吸急促,面色苍白,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出现的为何和第四层不一样,脑海中便传来那声古板的苍老声音。

    “扣除贡献点十万。”

    “什么?”再也没有什么声音比这更提神的了,苏黎尖叫一声,轰然自先前的迷惘中清醒过来,仿佛踩了尾巴的兔子,二话不说就退了出去,刚到第一层,苏黎顾不得擦头上的汗,赶紧拿出玉简,看着上面只剩下五万贡献点,顿时泪眼婆娑。

    “怎么会这么贵,不应该呀,要是这样,后面的诸多层谁敢下,一定有问题,禁制出问题了,一定出故障了,我的十万贡献点呀,这得炼多少丹药呀,这简直是要了我半条命呀!”苏黎瘫软的坐在地上,看着玉简,近乎嚎啕,尤其是听到了身边走过来的一对学员的对话。

    “林玉兄,这此咱比比,看谁坚持的久,走的远,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攒够了第五层所需要的一百贡献点。”

    “哈哈,我也正有此意,我们赌一赌,谁输了就请对方吃饭,连吃一个月的饭。”

    “我也正有此意,赌了!”

    “坑爹呀,我要举报,我要举报!”苏黎尖锐着嗓子连忙起身,就要往平鸣峰跑去,一转身,直接撞在一个人的肚子上,正要张口就骂,一看来人,顿时就焉了。

    “师、师尊。”

    “呵呵!”丹泽只是皮笑肉不笑两声,苏黎正要问何意,却被丹泽直接领着脖颈,一步踏空,瞬间离开黑塔,再一次出现时,已然在了丹华峰。

    丹泽阁楼内,苏黎和牧阳齐刷刷的跪在地上,苏黎满心忐忑,牧阳满脑子迷糊,自己谁都没睡醒,一睁眼,就跪在这里,不过一看小师弟的样子,就知道铁定闯祸了,但管自己毛事。

    “师、师父……”苏黎期期艾艾,心里估摸不准自己又哪里出错了,此刻感觉眼前的丹泽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充满了狂暴与压抑。

    “天涯客,不错呀,都上黑塔第四层黑名单了,我忘归书院建院以来,第一个上了黑塔名单的学生,竟然出自我丹泽的名下,这几天赚的盆满钵满吧?”丹泽走来走去,最后索性坐在桌上,随手拿起一个茶壶,咕嘟嘟两下,而后啪的将茶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吓得两人一个哆嗦。

    这么多年来,自己在别人面前都是德高望重的代名词,可就在今天,自己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狠狠丢了一个大脸,现在想想,都让他无地自容,此刻看着眼前两个贼头贼脑的弟子,就一股堵心。

    苏黎则是反应的更加出乎意料:“什么?黑名单,我说我刚一进黑塔,就直接扣了我十万贡献点,这,这,我犯了什么事,书院要这么对我?”苏黎双眼发红,好像明白过来了什么,豁然站起。

    牧阳更是在听到十万贡献点一个踉跄,不可置信的看着身旁的小师弟。

    至于丹泽,刷的一下从桌子上跃下来。

    “姬霖那家伙扣了你十万,我的乖乖,不对,凭什么,我丹华峰的资源他姬霖是想拿就能拿的吧,老二,你别管,这笔钱我一定替你讨要回来。”丹泽顿时义愤填膺,十万贡献点,他姬霖说扣就扣,就不担心自己能吃得下吗?也太不给我丹泽面子了。

    只是眨眼间,师徒三人就统一了战线,苏黎古怪的看着吹胡子瞪眼的丹泽,牧阳也是眨了眨眼,自己休息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丹泽也是察觉到气息的古怪,反应过来,老脸一红,冷哼一声,再次一甩衣袖回到桌上。

    “怎么,第四层将你列入黑名单,今天就跑去第五层去做生意了,可惜的是,第五层考验的是学员的意志和心性,不是区区一枚清灵丹就能解决的,拿出来吧。”丹泽满意的看着一脸颓丧的苏黎,心里终于是顺了一口气。

    “什么?”苏黎看着丹泽伸出的手,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

    “装,让我丢这么大的脸,就不给点补偿?”丹泽一脸不耐烦,一伸手,苏黎惨叫一声,怀中的玉简就飞了出去,被苏黎扑了一个空。

    “好家伙,被姬霖扣了十万,竟然还有五万贡献点,看你身上穿的,估计也有十来万吧,师父我在丹华峰这么多年来,都没见过这么多贡献点,有出息呀!”丹泽啧啧道,说不出来的羡慕还是讽刺。

    也不管苏黎泪眼婆娑的可怜眼神,两个玉简一碰一划,两万贡献点就不见了。

    “总算是舒心了。”丹泽将玉简抛给苏黎,直接向外走去。

    “师父我还有点事,不过此事,下不为例,如若再犯,必有严惩!”

    听着丹泽远去的声音,苏黎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就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独自舔舐自己的心里创伤,突然,背后一凉,仍不住一个机灵。

    “师、师兄,你要干什么?”苏黎脸色苍白连连后退。

    “你说干什么,土豪呀,我牧阳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师弟竟然这么富有,太令人吃惊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前些日子我家中竟然遭贼了,像我珍藏的地皇精,血蟒枝等几十种灵药都不见了,师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牧阳搓着手,步步紧逼。

    “胡说,明明只有几样,哪来的几十种,师兄你一定是算错了。”苏黎喉咙干涩,哆嗦着嘴唇,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