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家主你客气了。”周丹面不改色,但他的内心早已乐开花了,在看一眼一旁的羽白天的儿子,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周丹若是他的老子真想站起来狠狠扇几巴掌,惹人可以,怎么就那么不长眼睛呢?

    “少主,小儿之前可能和少主有点小误会,希望少主不要见怪。”羽白天的脸皮已经有些挂不住了,他选择了直接开门见山,不然时间久了,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道一直难堪下去?很显然堂堂羽家家主是不可能忍受的了的。

    周丹双眼微眯,心里倒是有些佩服羽白天,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人物,难怪自从羽白天当任羽家家主后,羽家的整体实力就疯狂的提升了。

    既然羽白天都选择这般低声下气了,周丹自然不会在刁难对方了,不然就会被人认为这是得寸进尺了。

    他讪讪一笑,道:“羽家主,其实之前都是一件小事,况且我早已忘记了。”

    羽白天有些阴晴不定的看着周丹,若是周丹越是得寸进尺他反而越觉得合理,毕竟人家是柳郡府的少主,即便得寸进尺他也不敢怎样,但这也间接说明了此少年心性一般,难有大作为了。

    可现在的情况几乎超乎了他的意料,对方不仅没有得寸进尺,反而很是有礼的说出这件事只是一个小事,这就代表着此少年绝非一般人物了,不仅机智过人,还懂得以退为进。

    想想自己的儿子,羽白天就特么郁闷,为什么人家就那么懂事,而他的儿子就特么脑残,早知道十几年前就不生下这儿子了。

    此时不光羽白天这么想,其余的六大家主也是这么想的,在他们听到羽白天的话后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之前会这般尊敬,原来是他的儿子得罪了人家。

    换做是他们后代得罪了柳郡府的少主,估摸情况也会和羽白天差不多了,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那就谢过少主了。”羽白天淡淡一笑,旋即手中出现一个黑色匣子,此匣子散发着淡淡的黝黑色,“少主,这是老夫珍藏的一枚丹药,为了祝贺少主成为柳郡王的接班人,这枚丹药便赠与你。”说着,羽白天便将黑色匣子交给了周丹。

    周丹心中一笑,果然这老头后面还有礼物相赠,这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于是乎他和羽白天谦虚了片刻便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那就谢过羽家主了。”周丹将黑色匣子收了起来,他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丹药,对方也没有说,但既然是丹药,已经算是不错的东西了,毕竟现在的九洲大陆,一名丹药师都难以见到,或许某些大势力之中有,可他们根本不可能踏出宗门为别的势力服务,单凭这点来看,只要称得上丹药就足以用珍贵来形容了。

    然而周丹心安理得接受,其余六大家主却是坐不住了,他们双眼紧紧的盯着周丹手中的黑色匣子,脸上布满震惊之色,在他们看来,里面的丹药他们已经知道是什么了,但一时之间却没有人发言,皆都在心中暗叹羽白天出手大笔。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少主道歉。”羽白天见周丹收下心中总算也松了口气,而后他却突然对旁边的儿子犯难了,狠狠朝他的屁股踹了一脚最后直接口暴粗语,“回去后给我面壁思过。”

    “是,是,是。”羽白哪敢多说什么,连滚带爬的来到周丹近前,他神色紧张,想起之前用那种口气与周丹说话,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少主,请恕罪,之前都是我瞎了狗眼冒昧顶撞了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

    羽白说的很谦卑,一点虚伪都没有,周丹也能从其话语中听得出这次这纨绔子弟真的怕了,踢到铁板后真的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他一个人说的算,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周丹淡淡一笑,羽白能够认识到错误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这点是周丹之前无法想到的,毕竟哪个纨绔子弟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不过周丹也知道,能够令羽白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子弟知道分寸,知道收敛也就只有他的父亲羽白天做得到了。

    “起来吧,我们本来就是没有什么,这多大的事是不?何须如此,改天我们在一起喝酒。”周丹变现的极为和睦,不过他倒也不是真心想和羽白这种纨绔子弟喝酒谈天,毕竟他和对方完全不一样,目标也不同,到最后自然不可能踏上同一条路。

    羽白很怕,本以为周丹会刻意刁难自己,毕竟当时他是用什么语气的,只有羽白自己清楚,而今对方不仅不计较而且还相邀喝酒,这些都不是羽白可以想的到的。

    “谢谢。”羽白感激的看了眼周丹。

    “算了,还是帮你一把吧。”周丹心中暗道,看着羽白一副极为无奈的表情,周丹也不想因为一件小事就让对方真的被关押十年的时间。这要是真的关押十年,估计羽白会直接被逼疯了。

    “对了,羽家主我想和你说件事儿。”周丹既然想要帮他一把自然不会不出口。

    然而这句话落在众人耳中却是变味了,特别是羽白天父子,羽白天眉头深皱,其儿子更是一脸麻木的看着周丹,这小子到底还想怎样?

    其他人也竖起耳朵,真想听听这少年又想说点什么。

    周丹顿时尴尬一笑,这么多人都盯着他也让他感到有些压力啊,特么是七个老头,全他娘的是天尊,周丹想不感到压力都不行。

    故此周丹咳嗽了两声,随后说道:“其实我和令公子也没有太大的矛盾了,你处罚他面壁思过十年实在有点严重了,你看这样成不?给我一个面子,免去贵公子的十年面壁。”

    “啊?”此刻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被罚面壁思过十年的羽白,他惊叫一声,旋即两眼瞬间被水雾充斥,滴答的一声滴落在地上发出清晰可闻的声音。

    羽白天倒是有些愣住了,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些将周丹看成一个了不起的晚辈了,说实话,他真心也不想处罚羽白,说什么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子,面壁十年可不是开玩笑的,有可能将一个天才直接搞废了,更别说羽白这种资质算不上好的人,自然不可能承受的住。

    但即便如此,为了家族的利益,既然话从口出了,羽白天不做出实际的行动来也不行,因为他必须给柳郡府一个交代,之前原本以为协商可能会有点麻烦,但没想到会这么一帆风顺,当即那是喜笑颜开啊,“那就谢过少主了,我羽家像来奉柳郡府为主,以后有什么需要之处我们羽家一定会鼎力相助。”

    周丹无所谓的挥了挥手,他倒是不认为自己会需要到羽家的地方,不过他知道七大家族背地里明争暗斗,但实则对柳郡府那是百分百忠诚的,这点毋庸置疑。

    “那就谢过羽家主了。”周丹抱拳。

    随后其余的六大家主都表明了来意,愿意支持周丹成就大业,也奉上了各自带来的礼物。

    一处虚空中,两名男子悬空林立,其中一个人便是柳郡王,而他的旁边却是一名老者。

    “王,你真的那么看好周丹少主?”此时老者开口,他不仅容身在虚空中,更是对着一旁的柳郡王开了口,声音不大,但现场的人包括七大家主却没有人能够发现。

    “他年纪比较还小,现在表现的如此滴水不漏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看看吧,恐怕我们柳郡府也留不住他了。”柳郡王直视摇头叹了口气,最后身体淡化在虚空中,直至消失不见了。

    “哎,此人才看来不可能局限于此了。”老者叹了口气后也紧跟着消失了。

    周丹一行人却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完完全全暴露在别人眼中了。送完七大家主后,周丹便离开了,至于其他势力周丹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理会了,反正柳郡府的人肯定会处理好。

    “来我书房一下吧。”当周丹坐下片刻后,耳边便响起了柳郡王的声音。

    周丹面露一笑,他知道柳郡王会召见他的,于是没有多想朝柳郡王的书房走去了。

    “义父,我是周丹。”来到书房面前,周丹没有贸然进去,而是敲了敲门。

    咚咚咚,连续三道声响一落,柳郡王的声音便传来,“进来。”

    书房门是有罕见的灵木制成的,即便周丹还未伸手去触摸,就感觉到灵木上传来阵阵清香,令他瞬间感到心旷神怡。

    嘎吱~~

    书房门被推开,一股更加浓郁的清香便传来,周丹体内魂力猛然一颤,竟然不知不觉间在缓慢运转,周丹心中大骇,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能力,居然能够自主修炼,岂不是说只要待在这书房修炼,将会事半功倍了吗?

    “义父。”

    此刻书房中就只有柳叶天一人,他静静的看着周丹,眼眸中有着些许赞赏的光彩划过。

    “坐吧。”柳叶天微微一笑,周丹自始至终都给他极为不错的感觉,他像是看到未来一名威震九洲大陆的绝世强者正在缓慢成长,而这一强者正是他的义子。

    周丹没有犹豫,直接坐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开口说话。

    “什么时候要离开?”柳叶天淡淡道。

    “等会吧。”

    在柳郡之中周丹的确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如今的他需要不断的强大起来好回去见一见年迈的奶奶。

    “这么急?”说实在的,此时柳叶天心里很不平静,他活了这么长的岁月了,见过无数个天才,但周丹却是唯一一个令他看重的人,本以为要好好培养,谁知道对方志不在此,身为一方诸侯的他也不想多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能给的肯定没有柳州学院强。

    “恩。”周丹只是淡淡点头,而后并没有多言。

    “那好吧,待会我亲自为你主持传送阵,帮助你离开。”既然周丹已经决定了,柳郡王也不想再多说。

    “哎。”突然间柳郡王却是深深叹了口气,“我本以为想让你接替我的位子,我好和周秦大哥有一个交代,但没想到你志不在此,好好努力吧,我相信周秦大哥的儿子不会是平庸之人的。”

    周丹很感动,这毕竟只是一个义父,能够为他做这么多已经很难得了,毕竟俗话说的好,不是亲生的终究不可能享有亲身的待遇,但现在柳郡王所做的一切已经超乎了其对柳雪兒的付出了。

    试想堂堂一代诸侯,为了给周丹造势居然宣布了他将成为未来柳郡的接班人,单凭这点就让周丹一生难忘。

    “义父,之前我见过七大家主,他们都给孩儿一些礼物。”周丹突然想起七大家主交给他的礼物,当即全部拿了出来,包括羽白天给的那黑色匣子,周丹虽然知道里面的物品可能是这些当中最为重要的,可他并没有去探查过,因为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他该得到的。

    柳叶天面色微微一动,旋即看着少年那张略显稚嫩的脸蛋,淡淡笑道:“收下吧,这些东西都是你应该得到的。”

    “特备是羽白天给的那个,还算不错,是三品巅峰的丹药,带你突破炼魂境就有用处了。”

    “什么?”周丹心中震惊,这黑色匣子里面装的竟然是一枚三品顶级丹药,这可是绝对的意外啊,周丹手中虽然有三品丹药,但却和顶尖的三品丹药比起来是天差地别,他没想到羽白天居然会出手如此大方,而且似乎这枚丹药只有等到他炼魂境才能够用到,也就是说其药性堪称恐怖。

    但这么贵重的东西,周丹实在不敢拿,如果他不是有柳郡少主的身份,今天根本不可能收到这么多东西,更别说是三品顶级的丹药了,这可是仅差一步就是四品丹药的层次了,这种层次的丹药只怕就是柳郡府都不会有太多。

    “义父,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啊。”周丹推迟。

    “我让你收下就收下,这些东西我柳郡府怎么可能会缺呢?”柳郡王细语,这些东西放在外界绝对是各大势力挣破头颅都想要的东西,但对柳郡府来说的确不算什么,柳郡府身为一方诸侯国,底蕴又岂会简单?

    “那好吧。”周丹勉为其难的收下了,不过他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跟我来吧。”柳郡王起身,随后离开了书房,周丹不敢怠慢,当即紧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来到一处巨大的空旷场地之中,这里丝毫不亚于柳郡城的武广场,武广场虽大,但这里一点也不小,另外最让周丹开心的是,在遥远的远方正有着一个巨型用阵法图构成的一个神秘地方。

    如果周丹没有猜错,这神秘地方便是传说中的传送阵了。

    传送阵有大有小,类型有远程的也有近距离的,如今这个传送阵占地上百亩,一看便是传说中的远程传送阵了。

    “这是一道传送阵,但仍旧没有那个能力直接将你传送到柳州学院。”柳郡王像似陷入回忆之中,“我们陆亚帝国总共有三百六十一个传送阵,各个传送阵相通,最大的一个传送阵便是在我们皇都,传说那阵法是荒古时期遗落下来的,但至于是不是这样就不了了之了,因为我也没见过。”

    周丹心中震惊,陆亚帝国果然不简单啊,单单如此庞大的传送阵就有三百六十个,还有一个荒古时期遗传下来的神秘古阵,难怪陆亚帝国能够成为九洲大陆实力最强大的一个帝国,一个霸主,令各方势力都不敢打坏主意。

    “这传送阵只能将你送到距离柳州学院最近的一个诸侯国之中,那就是弗洛郡。”两人步行,但很快便走进了传送阵,周丹这才看清这传送阵的可怕之处。

    那浩瀚的工程,那密密麻麻的符文,周丹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感觉头脑昏花,难以自拔。

    “醒来。”柳郡王轻声一喝,周丹才从晃神之中回过神来。

    周丹大惊,当即将目光撇到别处,单单一眼居然让他陷入幻阵之中差点无法自拔。

    “巨型传送阵虽然只是传送距离远的地方,但其还有一些较小的阵法融合在其中,类似于刚才让你晃神的迷幻阵便是一个。”柳郡王笑道:“如果没有人在旁边,可能就难以从幻阵之中回过神来,到时候就会不断被传送阵吸收魂力,最后沦为凡人。”

    周丹明白,这就类似于传送阵有了自保的手段,而且还是那种极为强大的自保手段。

    另外今天周丹也增长了一些常识了,原来传送阵不仅仅只是传送的能力,还有攻击敌人的手段,倒是极为想网络上的黑客和防御系统,黑客若是攻击失败或者是大意就被会防御系统无情的摧毁。

    “一般的巨型传送阵需要有四名天尊级人物一同催动,这样才有可能彻底激活和稳定传送到目的地点。”柳郡王解释道,“这也是巨型传送阵的一大劣势,如今的巨型传送阵单单靠天地灵气是无法激活的,只有强大的天尊作为力量的来源才可以彻底激活传送阵。”

    “啥?需要四名天尊?”周丹有些汗颜了,为什么坐一个传送阵需要如此多的天尊,一尊还好可一下子来四尊未免也说不过去吧,他还以为传送阵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东西了,假若有同样等级的帝国挑衅陆亚帝国,那么靠着传送阵就可以互相支援,但没想到彻底激活传送阵居然需要四名天尊开启,这不是同等于鸡助的东西吗?

    发生战争天尊级的人物才是关键,哪有天尊会甘愿在原地守护传送阵啊?这不仅浪费了实力还浪费了时间。

    “走吧,我替你主持大阵!”柳郡王拍了拍周丹的肩膀,而后轻笑了一声,旋即单手一挥,一道浑厚的金色魂力便从他体内涌出,宛如黄河流水,滔滔不绝。

    轰!

    整个传送阵在柳郡王的一挥之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旋即盖过了天空之上的烈阳,紧接着轰的一声,整个传送阵都动了起来。

    周丹原本想要拒绝,这毕竟是四大天尊级的人物才能够开启的,可现在柳郡王一个人却彻底的激活了传送阵,这让周丹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动。

    片刻后,随着整个传送阵发出的光芒越加强盛时,突然间在深处开始列出一道空间裂痕,周丹凝神呼吸,下一刻毫不犹豫的便踏入这裂痕之中。

    “义父,谢谢你。”

    当周丹的话音消散后,整个传送阵恢复了平静,而周丹也消失在传送阵上。

    柳郡王脸上略有不舍之色,不过很快便被冷漠取代了,“周丹我相信你有能力去帮你父亲的!”

    哗啦啦~~~

    时空变幻,周丹只感觉双眼一黑,等待他醒来之后便发现已经在另外一个地方了,这里的天地灵气丝毫不亚于柳郡城,甚至还更加浓郁。

    “你来了?”就在周丹细细感受这里的环境的时候,一道充满沧桑的声音从天空传来,紧接着一名模样宛如中年的男子一脸含笑的看着自己。

    “你是?”周丹并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极为尊敬的说道:“晚辈周丹,不知道前辈是?”

    “难道柳叶天那小子没有和你说吗?”中年男子倒是一笑,旋即开始审视其周丹来,“不错,不错。柳叶天这小子眼光果然独到,这一次应该没有看错人了。”

    “好了,我是弗洛郡的郡主,你可以称呼我为弗洛郡王也可以叫我一声千道叔叔。”

    周丹心中一惊,他没想到此人竟然就是弗洛郡的郡王,那可是和柳郡王同等级别的存在啊,都是陆亚帝国的一方诸侯,实力堪称可怕。

    不过周丹虽然吃惊但也没有失态,毕竟他面对柳郡王都没有丝毫紧张,现在自然也不会例外,他当即很是有礼貌的说道:“千道叔叔,义父曾经数次提过你,都说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凡,请受晚辈一拜。”

    弗洛郡王双眼微眯,而后干笑了一声,“柳叶天那小子会在我面前提起我才怪了,那小子什么性格我还不了解啊,倒是你,柳叶天这人生平没有赞美过几个人,不过你倒是成了其中一个了。”弗洛郡王一眼便看出周丹在撒谎,但他并没有因此生气。

    周丹发现自己的话不管用也有些尴尬,他知道是人都愿意听好话,哪知道弗洛郡王根本不吃这一套。

    “我听柳叶天那小子说你是周秦的儿子吧?”弗洛郡王面带和蔼,“周秦大哥能有你这样的儿子倒也算是不错了,小小年纪就获得了柳州学院的录取资格,这点即便在我们弗洛郡都很少见。”

    “前辈过奖了。”周丹微微一笑,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弗洛郡王也是那般平易近人,而且似乎还和他的父亲有不错的关系。

    周丹知道在九洲大陆以强者为尊,年龄根本不是什么限制,要周丹来猜想,柳郡王禾眼前这弗洛郡王估计年纪都过百了,但他的父亲周秦可仅仅才四十多岁罢了,就被他们尊称为大哥,可见周丹的父亲实力绝对不会弱于他们两个人。

    “你小子还谦虚啥,走吧,我已经备好了酒菜为你接风洗尘。”弗洛郡王也很喜欢周丹,因为周丹很符合他的脾气。

    对于弗洛郡王的邀请周丹自然没有理由拒绝,旋即便接受了弗洛郡王的洗尘,随后待了一夜之后便告辞离开了。

    因为周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柳州学院学习了。那里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周丹内心是充满了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