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你妹夫啊照!”

    秦易不耐烦的说道,他发觉这白老头挺可恶的,就喜欢破人家的好事,一点尊老爱幼的心也没有。

    他这话一出口,不单是白长老愣了,就连所有魔蜥门弟子听见这句话,都倒吸口气,想不出夜南风为何敢顶撞白长老。

    “我知道了,他肯定见自己身份即将暴露,趁现在骂白长老拆穿了他!”

    “有道理,没想到这夜南风居然是假的,而且还隐藏这么深,连大家都骗过了。”

    “白长老这次带了太虚幻镜,夜南风死定咯!”

    有幸灾乐祸声出现,这些都是被秦易坑过的弟子,他们的魂晶被偷,更是被他打的鼻青脸肿,心中自然存在怨恨。

    其中叫得最欢的当属方涛,上次他不但财物被抢,更是被秦易吊在树上打,让路过的女弟子见到他病殃殃似的小弟弟,让他无地自容。

    从那时起,方涛恨死了秦易,但却没有实力报复,顶多心里骂两句罢了,可如今,他大笑,兴奋地眼里都掉出来了。

    “好好好,就该打死这恶棍夜南风,绑在树上抽打!”方涛哈哈大笑,非常激动,引来旁边几个弟子莫名其妙。

    白长老脸都黑了,他这次终于确定这个夜南风是假的了,只要太虚幻镜一照,等夜南风身份暴露,定要当众灭杀!

    这便是冒充魔蜥门弟子的下场!

    “夜南风,你敢辱骂老夫,今日就算你真的是夜南风,也要受罚!”

    白长老一副傲然之姿态,颇有几分威严,他取出一面镜子。

    这镜子巴掌大,边缘镀着银色金属,有刻画一条银龙,镜面银白,恰好倒映着白长老的脸。

    镜面中的白长老脸庞如同映照在水面,荡起阵阵波纹,等镜面平静时,倒映的还是他的脸,并且有白光大盛,这迹象表明他是有真无假。

    “借我用下,我头发是不是乱了。”白长老正想拿着镜子去验证,可手中的镜子被旁边的宗主夺去,快到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邋遢宗主接过太虚幻镜,一手拿着镜子,一手有模有样地摆弄着头发,可他头发太乱太脏,已经很久没洗了,再怎么梳理也是乱的。

    “宗主你这……”白长老无语,这位宗主经常发神经,他都已经习惯了。

    邋遢宗主梳理了几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顺便擦了擦镜子,看的白长老嘴角抖动两下,很心疼。

    那可是太虚幻镜啊,就这么被弄脏了。

    还好宗主只是梳理了几下,便把镜子还给了他,要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哼,夜南风,今日老夫便看看你是谁!”白长老冷哼一声,握着太虚幻镜走来。

    “南风你快走!”柳如烟赶紧催促,面色焦急,要不然被识破就真的来不及了。

    秦易点点头,忽然伸手,捏了捏柳如烟洁白的脸蛋,而后撕碎她给自己的遁地符!

    然而……

    一秒,两秒,五秒过去了,秦易的手一动不动,还停在柳如烟那渐渐发烫的脸颊。

    “……”秦易想骂人,他的耳边,恰好出现白老头的呵呵笑。

    “早之前我便布下阵法,整个魔蜥门都不能动用传送符咒,夜南风,你该不会是想要逃跑吧?”望着白老头那欠揍的脸,秦易非常想上去捏到变形。

    他的手下意识地用了力,可发现不对劲了,转头一看,柳如烟耳根都粉红了,羞到白皙的肌肤粉红,那目光像是要杀人一样。

    秦易尴尬地把手从她脸上放下,他本来想临走前捏一捏这小妞脸蛋的,可没想这白老头坏了好事,让他装逼失败。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生气到想要放出雷鹏,召出恶鬼,然后先跑了再说。

    白长老似乎并不担心夜南风逃走,他握着镜子,仿佛已经能够看见夜南风身份暴露,被所有人目睹的一幕了。

    白长老抬起太虚幻镜,毫无征兆地照向秦易,镜子中顿时出现秦易惊呆了的眼神。

    秦易张大了嘴,还以为要等白老头靠近才用镜子呢,可没想到这才距离十几米就能用了。

    他暗道不好,得赶紧跑路。

    白长老目露胜券在握般的微笑,眼神凌厉起来,望着夜南风惊愕的表情,他根本就不想看镜子中夜南风的模样,只是呵呵一笑。

    “夜南风,你假扮魔蜥门弟子,今日老夫便镇压了你!”

    “各位魔蜥门弟子,今日我便铲除此人,这便是假扮我魔蜥门弟子的下场!”白长老举着太虚幻镜,高声大喝,声音冰寒,令魔蜥门弟子都能感觉到寒意。

    只是……他们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白长老发声,面色……更加古怪了。

    “夜南风,你是要自己滚过来受死,还是要老夫亲自过去!”

    白长老哼了一声,他第一次被这个假夜南风骗过,心底非常不爽,这次他定要在所有人面前,灭了他!

    秦易饶了饶头,眉头紧锁,露出疑惑之色。

    白长老冷哼,迈步中直接走来,既然如此,他便亲自废了夜南风。

    他刚走到一半,忽然望见夜南风的妹妹忽然大叫,他暗道不好,以为夜南风想要抓她为人质,正准备出手时。

    夜雨泪眼汪汪,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秦易,哭的非常大声,使得魔蜥门弟子都能够听到她哭泣,纷纷转头,目光有疑惑,不解。

    他们望着白长老的眼神……更加怪怪的了。

    白长老蹙眉,下意识地往照着夜南风的太虚幻镜一撇,顿时倒吸口气,双眼瞪大,满脸的不敢置信。

    “不,这不可能!”白长老失声道。

    镜子中所映照的夜南风,依旧是他的模样,面带笑容,用他的大手狠狠揉乱了夜雨的头发。

    “傻丫头。”秦易心中充满了疑惑,为何太虚幻镜会失灵了,难道白老头拿错镜子了?

    “白长老是不是今天没吃药啊?这么大的误会,都丢死人了。”

    “难道白长老拿错镜子了?”

    魔蜥门弟子低声讨论,隔着很远都能感觉到白长老的尴尬,暗暗想到,这次白长老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