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浩荡荡的沧江水面上。

    一艘巨大的官船扬帆破浪,朝着祁山郡城的方向飞驰而来。

    在这艘华丽的巨舟之上,高悬着一面巨大的龙旗,上书“钦命祁山巡察使”。旁边还有一面旗帜,上书“尚书房行走,侍书少卿,赵”。

    看到这艘官船,看到上面招展的旗帜,沧江水面上来往的船只纷纷避让。

    这是一位钦差。

    就算是沧江船帮的船只也纷纷避让。只要沧江龙王没有扯旗造反,就必须对钦差抱以足够的敬意。

    这位所谓“钦差”,其实就是来自钦天监的“太微垣少卿”。

    钦天监表面上还是一个替皇帝观察天象的“学术机构”。真正负责除魔的钦天监众人,必须隐藏身份。

    毕竟……钦天监密探也是人,也有家人,也有亲戚朋友。一旦身份暴露,遭到邪魔报复就是必然的。

    干不过你,弄死你全家也行啊!

    所以,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这些人的身份都是保密的。

    这个太微垣少卿,表面上的身份就是钦差,就是一个叫做“侍书少卿”的官员。

    跟杜衡的“白衣神剑”一样,都是一种表面上的身份。

    钦差官船上。

    身穿一袭锦绣官袍服的太微垣少卿赵瑜,端坐在船舱厅堂之中。旁边还侍立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太微垣属官。

    “少卿大人。”

    属官向赵瑜拱手施礼,“前方即将到达祁山。此次祁山郡守弹劾案,不知大人有何章程?”

    “严格查验,秉公办理。”

    赵瑜满脸严肃,一番话说得恰如其分,似乎就是一副铁面无私,秉公行事的模样。

    其实,赵瑜心头正在冷笑。

    角木蛟,你连开窍境都不曾突破,要不是青龙阁主付出巨大的代价,向紫薇星君求来观星楼备选的资格,你根本就不配。

    跟我竞争选仙资格?你也想登上观星楼?做梦!

    这一次,你出了这么大的岔子,我正好可以趁机打压你,名正言顺的给你个处罚。

    选仙之际,这就是你的污点。看你还有什么资格选仙!

    赵瑜心头暗暗冷笑。

    登仙之路,大道争锋。只有将所有竞争者统统踩下去,才能登上巅峰。

    这时候,官船上高耸的桅杆上,突然显出了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

    此人屹立在桅杆顶端,一袭黑袍十分显眼。然而……无论是官船上的人,还是旁边来往的船只上的人,似乎都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

    如果杜衡在这里,一定会看到一股紫气冲霄的滔天气运。

    “贪婪!欲望!阴谋!邪恶!人心……本就是魔啊!”

    屹立在桅杆顶端的黑袍人,低头看向下方的船舱,脸上浮起了一抹微笑。

    “冥海即将涨潮,但是……还是太慢了。所以,我需要推动一把,让世间充满了杀戮,毁灭,堕落与邪恶,这样才能让即将达到临界点的冥海提前爆发。”

    黑袍人眼中闪过一抹邪光,“我是末日的使者,我是邪恶的化身,我是魔中之魔!我向这个世界散播阴谋,杀戮,战争和毁灭。”

    缓缓的抬起手臂,一点漆黑的光点在指尖萦绕,“各地涌现的魔道修行者只是计划的一部分。现在,你就是撬动车轮的关键一环。”

    “北齐的战乱与毁灭,将从你这里开启!”

    一指头点出,萦绕在指尖的黑光破空而出,打向了船舱之中端坐的太微垣少卿赵瑜身上。

    没有任何人察觉。

    这颗包含邪恶欲念的光点,无声无息的落入了赵瑜的眉心,慢慢的渗入了赵瑜的神魂,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慢慢的放大赵瑜心头的邪念。

    人心总是充满了无数邪恶,心魔潜移默化的放大这些邪念,令人防不胜防。

    黑色光点融入心神之后,赵瑜心头莫名的冒出了一个念头。

    角木蛟是青龙阁主的儿子,这么一个小罪名,以青龙阁主的身份,动用一些手段,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也不是办不到。

    要确保不出问题,要确保在选仙大会之中获胜,角木蛟还需要犯更大的错,一定要给他一个无法翻身的罪名。

    所以……

    赵瑜抬眼看向旁边的太微垣属官,心头浮起了一抹狠辣。

    角木蛟堕落入魔,被太微垣属官察觉真相,竟然杀人灭口,杀死了太微垣属官。

    这个罪名,就算他是青龙阁主的儿子,也必定再无翻身的机会。

    至于如何栽赃,如何让角木蛟有入魔的嫌疑,钦天监剿灭邪魔,自然缴获了不少魔器的。

    赵瑜手里就有某一次剿灭邪魔之后获得的一件魔器,正好适合用来让角木蛟入魔。

    这一刻,赵瑜念头通达,心怀大畅,只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太机智了,这种完美无缺的栽赃嫁祸手段都能想得出来。

    “很好!”

    屹立在桅杆顶端的黑袍人,满脸微笑的点了点头,“把冥海幽莲子送到你手里,引导你生出这个念头,还花了本座一点心思。现在,事情很顺利了!”

    黑袍人微微点了点头,“牵一发而动全身,北齐的崩溃和战乱,就从钦天监的内乱开始吧!”

    身形一晃,黑袍人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来的时候没人察觉,离开的时候更加没人察觉。

    官船缓缓驶入祁山码头,停靠在岸边。

    此刻,祁山郡守带着一众属官,正等候在码头上。

    官船放下舷梯,赵瑜带着属官和卫队,打着钦差旗牌,气度俨然的踏出了官船。

    “祁山郡守王鼎,携祁山一众官员,恭请圣安。”

    钦差出行,代表的是皇帝。官员见到钦差,第一句就是要向皇帝请安。

    “圣躬安。”

    赵瑜站在钦差旗牌下,代表皇帝受了祁山官员的请安。

    然后……才是双方见礼。

    “钦差大人,下官已经安排好行辕,请钦差大人驻跸。”

    祁山郡守王鼎在前方领路,带着赵瑜一行,来到了祁山郡守府附近的一座豪宅,让赵瑜一行在宅院中安顿。

    “钦差大人,下官盼望大人的到来,如同久旱期盼甘霖。”

    在豪宅的书房里,祁山郡守拜倒在赵瑜面前,痛苦流涕,向赵瑜控诉。

    “大人,钦天监靡费国力,玩忽职守。祁山发现魔踪之后,下官立即上报钦天监,却迟迟无人前来处理。祁山上下已有数百人遇难,就连老夫的独子,也遭逢魔劫。请大人为我等做主!”

    “不是钦天监!”

    赵瑜皱了皱眉头,朝祁山郡守看了一眼,说道:“这里是祁山。钦天监自然有负责镇守祁山的人。”

    “呃……对!对!”

    祁山郡守到底久在官场,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下官糊涂了。钦天监尽忠职守,护卫天下,自然功不可没。但是,祁山镇守却玩忽职守,不顾民众生死,实在是罪大恶极。”

    “嗯!本官就是为此事而来。”

    赵瑜微微点了点头,“放心。本官自然会秉公办理,定然替郡守大人讨还公道。”

    “多谢钦差大人!”

    祁山郡守连忙拜谢,随后告辞而去。

    几句言语交谈,两人心有默契的达成了共识。

    不针对钦天监,只针对祁山镇守,也就是角木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