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叶家,楚云就看到了叶家外面停靠的各种豪华的悬浮轿车。

    一看是江城的车牌号,就猜到是侯耀东他们来了。

    果不其然,一进门就看见易季风和侯耀东从椅子上站起来连忙看向楚云笑着打招呼。

    “楚少好啊。”

    楚云看见易季风有些拘谨的不知所措,没搭理,先去换了一身校服后,下了楼这才坐过去。

    侯耀东先走上来拿着大大小小的盒子往桌子上摆,一边笑道:“这是前辈之前托我找的药材,我全部都找齐了。”

    楚云看了看,问道:“没少去黑市买吧?”

    “难得前辈找我办事,这点钱算不了什么。”侯耀东笑了笑。

    “你有心了。”楚云对这些药材还是很上心的,毕竟是要救治母亲的药材,他看了看确实一样不差后,抬起头对侯耀东说道:“我会向老头子说的。”

    “应该的。”侯耀东笑了笑,退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起来。

    这时候,易季风小心翼翼的走过来,也是拿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子献媚的笑道:“楚少,今天来,是向你赔礼道歉的。”

    “噢?”楚云装傻:“道什么歉?”

    “还是关于曹家的事。”易季风难为情的说道:“这事我们调查了,全都是天行这小子在从中作梗,我们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度量如此小,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如果一开始我们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让他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易季风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这不,出了这事我们深知对楚少也叶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我们族长对于有这样的家庭成员表示可耻,我们也坚决不会袒护任何成员。”

    “楚少,您看!”

    说着,易季风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是已经干枯了的易天行的脑袋,一脸惨白!

    叶振欢倒还好,叶母和叶玲珑看到那么一个可怖的死人头吓了一跳。

    旁边站着的叶家兄弟两人也是没想到易家这么狠,族亲都能下手。

    不过兄弟两也知道,这是易家对楚家先辈的忌惮所迫。

    “你确定这件事就只和易天行有关系?”楚云冷不丁的看着易季风问。

    易季风身子颤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楚云的笑容感觉有点瘆人,那眼神总感觉能够看穿他似的。

    看着他脸色惨白,楚云突然笑了出来:“道歉我收了,那赔什么礼?”

    “这些。”易季风松了一口气,连忙拿着十几个精致纯金做的盒子道:“这12瓶中级筑体液是易家给您和叶家赔的礼,还有这些名贵的古玩,还有这张卡,这上面有1亿金币给无畏少爷治病养伤。”

    楚云拿过卡后,递给了无畏。

    叶无畏看到是1亿金币的卡,有点不敢拿。

    “你姐夫让你拿你就拿着。”叶母训斥了一句。

    “谢姐夫。”叶无畏这才躬身过去拿过卡以后立马感谢,然后又站回了原位。

    低头看着手里的卡,心里有些激动,看着楚云的眼神更加的敬畏了。

    楚云看了看这些筑体液,挪到了叶玲玲旁边道:“还有一个月就武会了,这些你拿去用吧。”

    叶玲珑愣了一下,这可是中级筑体液啊。

    一瓶上百万,也就只有端木家族肯这么奢侈的给端木赐用。

    叶玲珑深深的看着楚云,有时候她很矛盾不理解楚云。

    面对端木赐和崔家的时候,他敢站出来,可是面对曹家,他又选择逃避不来。现在又对她这么大方的来讨好,到底为什么?

    既然不在乎自己,又何必来招惹自己呢?

    “太贵重了,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冶玲珑咬牙,赌气的看向楚云轻声道。

    楚云轻笑了一声,对易季风道:“看来你这些礼叶家有点不满意。你说怎么办?”

    易季风脸色一变,一下子也是措手不及的看向了叶家和叶玲珑苦笑道:“叶小姐,如果不够的话,可以再加,我让家里再送来,您说还要多少?”

    叶玲珑一下子也是蒙了。

    她只是跟楚云赌气,没想到楚云四两拨千斤的给转移了仇恨。看着易季风这么低声下气的样子,她也不是狐假虎威的人。

    “易先生,不用了,我没有那个意思。”叶玲珑也是手忙脚乱的。

    “那你是不喜欢筑体液吗?我可以换其他礼物当做赔礼。”易季风对她道。

    “不是。”叶玲珑一时语塞,无奈的苦笑道:“我喜欢,我收了。”

    楚云对易季风道:“好,这事就算了。”

    易季风点点头:“那。。。。。。”

    “噢,我会跟我家老头子说的。”楚云道:“他脾气也没那么古怪,人还是很好处的。”

    “看得出来。”易季风和侯耀东两人面笑,心里却不敢苟同。

    脾气不怪?

    把曹家十几个高手当场打死!

    俗称的人狠话不多啊!

    貌似连魔法工会会长都被问候了。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还有事要先走了。”楚云说着,站起来抱着那些药材离开了客厅。

    侯耀东和易季风连忙起身欲言又止的,但又把话给憋回去了。

    楚云走出叶家门,叶玲珑就追了出来。

    “这个你拿去,刚才有外人我不好直接拒绝你。”叶玲珑伸出那筑体液的袋子递给了楚云道:“记住我们的协议婚约,你是你,我是我,叶家欠楚家的我会用一辈子来还,但我不需要你因为同情我而对我好,请给我一点尊严,咱两以前是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好吗?”

    楚云明白她的意思了。

    确实,叶家现在的遭遇很落魄,她感谢楚家也感谢楚云,但她内心里还是一个要强的性子。

    楚云点点头:“我没有要伤害你尊严的意思,我做的这些也没有施舍叶家的意思,只是在报恩,仅此而已,我这个人就这样,有人对我好,我会对他十倍百倍的偿还。”

    “这个我用不着,你用吧。”楚云看了看她手里提着的袋子道:“如果你是怕我为你做的这些是要你偿还什么的话,那你大可放心,我没有其他想法,我尊重咱们的合约。”

    说着,楚云对她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后,转身走了。

    叶玲珑看着他这笑容,有一种萍水相逢的距离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有些堵得慌。